当前位置:上唐彬塘网>旅游>爱赢优惠 曹文轩:儿童不可以只读儿童文学

爱赢优惠 曹文轩:儿童不可以只读儿童文学

时间:2020-01-11 12:25:32 编辑:

爱赢优惠 曹文轩:儿童不可以只读儿童文学

爱赢优惠,导语

作为全国中小学统编教材编写的主编之一,曹文轩老师应邀来到亲近母语研究院主办的2017儿童母语教育论坛,发表了《统编教材中的文学教育》的主题演讲。

儿童文学成为小学语文教材主要文本群落的合理性

就目前中国的各版小学语文教材来看,儿童文学的优势配置是显而易见的,也是合理的。为什么呢?儿童文学会成为小学语文教材的主要文本群落,要从儿童文学的出现说起。很久以前儿童文学就有了儿歌和童谣,儿歌和童谣可以给孩子的童年带来快乐,但它们并不是现代意义上的儿童文学,只是下意识的民间创作而已。儿童文学真正意义上的出现其实离我们并不遥远,它是思想启蒙的产物,是历史上划时代的篇章,意味着人类获得了巨大的进步。在此之前,儿童虽然一直作为客观存在而存在着,但他们始终是被忽略的,不被当成真正意义上的人来看,在数千年间,儿童作为人,与成人的平等,始终没有被理性认可。

另外一方面,儿童的特殊性也完全被成人忽略,这个以成人为中心的世界既没有把他们当做真正的人看,也没有把他们看成与成年人不一样的,即将长成大人的小人。其实儿童有着特有的认知方式,别具一格的心理视角,与生俱来的天性,而这些天性本来应该被注意,被加以尊重。随着人类思想进程的推进,现代科学、现代心理学的建立与推进,人类终于发现了儿童。于是,有名有姓的作者开始为儿童创作,儿童文学也就出现了。这无疑是人类文明史上的重大事件,语文教材开始吸纳儿童文学,这也是语文教材发现儿童的历史进步,是语文史上重要一章。小学语文教材大量选用儿童文学作品,是对语文的接受对象,儿童人权的承认和尊重,这是儿童文学成为小学教材的合理性之一。

▲ 曹文轩老师在2017儿童母语教育论坛上发表演讲

合理性之二,语文教材文本与儿童文学的语言非常契合贴切,儿童文学作家从事儿童文学写作,一直都在考虑审美感受能力、心理承受能力……与一个成熟的成年人不同,儿童文学一直追求思想的深刻,形式上的创新,一定会以儿童能够顺畅阅读,并且不会讨厌为前提,与成年人文学相比,在现实前提下,对生活进行必要的筛选,甚至要进行一些必要的遮蔽,比如说性、暴力等等。在儿童文学作品中呈现出来的世界相对要更单纯,更善良、更美,因为儿童还在成长中,需要向上、光明、崇敬的感受,如果成人文学毫无顾忌地将下流、恶心展示给儿童,我们无法想象阅读这样文章的孩子会有正常的人格。

除了以上的取舍、禁忌之外,叙述的语言必须有考究,许多儿童文学作家将儿童文学写作的语言称之为浅语,就是不能出现过于深奥和偏冷的词汇,不宜有距离过大、很难联想的比喻等等。随着分级阅读意识的形成和巩固,儿童文学年龄分段越来越明确,儿童文学被分为儿童文学、少年文学等等版块,而且还有更仔细的分级。分级过程除了考量内容的深浅,还要考虑词汇选择和语句深浅繁简等,这方面的考量吻合语文教材词汇的种种要求和规定。所有门类中,儿童文学无疑最适合,也最容易被语言教材分类。无论从人文角度,还是语文角度,儿童文学作品几乎是小学语文的天然文本。

合理性之三,有助于培养和维持学生对语文学科的兴趣。今天的孩子对语文的学习兴趣可能低于对其他学科的学习兴趣,图象席卷儿童视角的这一局面,导致孩子对语文学习的淡漠。儿童文学作品作为语文教材的优势文本配置,其合理性不言而喻。没有哪一个门类的文本比儿童文学对孩子更具吸引力,儿童文学反映他们的生活,是为他们定制的,也更具有亲和力,我们可以通过这些在语言教材中的儿童文学将他们的心拴住,然后逐步培养他们对语文学习的兴趣,进而喜欢各种门类的文本。选入语文教材其他门类的文本也往往具有童趣、童真的特性,虽然他们不是儿童文学。童趣、童真的品质是非常重要的,它们会让一个孩子自然而然进入他们的境界,不知不觉地开始他们的语文学习。

儿童文学的宗旨与语文的教育目的高度契合

什么是儿童文学?我觉得它的根本意义在于为人类提供良好的人性基础,这与语文教育的根本目的高度契合,两者可能在目的性的强弱方面有所区别。比如审美,在儿童文学里被特别关注,而在语文教育中提高学生的语言表达能力可能更为重要,那么,所谓的“良好的人性基础”究竟包含了什么内容呢?它都有哪些维度呢?

第一,道义观正确这点上,儿童文学与语文教育是完全一致的。人类社会得以正常运转,是以道义作为支持的,文学具有培养道义的功能,作为精神形式,之所以被我们人类选择,正是因为人们发现它能有利于人性的改造和进化。文学从开始到现在起着不可估量的作用。整个儿童文学的基石是正当的道义观,所有参与语言教材编写的人,所有读过各个语文文本的语文老师,都会非常在意考究文本的道义观,因为他们的心目中有一个不可动摇的意念,就是语文教育担任着为人类提供良好的人性基础的重大责任。他们执有如此意念,才会发现儿童文学作家应该是他们的同仁、同道,儿童文学作品更是他们契合自己心意的文本。即使是一个看上去小小的作品,都含有非常正当的道义观。

相当多的儿童文学作品就是这样的基调,所以语文的目的,和儿童文学的目的高度契合,就是为孩子梳理正当、基本的道义观。

▲ 曹文轩老师演讲中

语文教育与审美教育结合是新课标的基本理念

当年蔡元培先生主管中国教育,除了德智体三方面的教育,还有世界观教育和审美教育,蔡先生认为审美教育应该贯穿于整个教育,是基础性的教育。各科教师都在学科中落实审美教育理念,甚至将其提升到宗教的高度,以审美教育来弥补宗教意识的缺乏。新课标强调语文教法与审美教育的结合是正确的,这是新课标制订者为人类提供良性基础,培育优质后代的理念。

怎么落实语文教育与审美教育结合的思想呢?语文教材中大量的配置文学作品,文学作品构成语文教材。新课标刚问世的时候,小学语文教材有900多种,虽然有很多不同之处,但是在文本的选择上却有共同之处:文学作品始终占有很大的篇幅,是语文教材的主体。而到了《课程标准》出台之后,文学作品所占比例进一步上升。中国教育的特殊现实是“教育维度的单一化”——这是一个不容否认的事实。中国的中小学教育,实际上只有一个维度:知识教育。而学校是干什么的?学校是培养人的。什么人?完人。完善的人、完美的人、完整的人。完人,必定由众多维度构成。其中,肯定应有审美之维度。就这个特殊的现实而言,文学作品的优势配置无疑是合理的。审美功能是文学的基本功,文学美丽的诗,一个优美的意向,一个优雅的境界,一瞬间人类的灵魂,从而优化和提升人生的品质,而文学中的儿童文学则将审美视为生命。

我们常常形容美丽世界是一个童话的世界,童话是儿童文学的作品,儿童文学从某种意义上讲都是童话。儿童文学文本通常是充满了审美的趣味,他有一个基本的功能就是审美,几乎所有儿童文学都有着一种悲悯情怀。

绘本是小学语文教材的重要文本资源

绘本就是图画书,迟迟没有进入语文教材和语文教育的视野,令人遗憾。中国很晚才认识绘本,在发达国家,绘本早已成为一个十分发达的门类。国外的主体图书形式就是图画书。西方发达国家中产阶级家庭孩子的成长过程中,昂贵的图画书至少要消耗100多本,而中国很晚才有图画书的概念。在我看来,图画书用来给孩子打精神底子是大善大智的。

▲《小野父子去哪儿了》插图

曹文轩 / 文 伊娃·蒙塔纳里 / 图

为什么图画书要成为小学语文文学重要的内容呢?图画书价格非常昂贵,出版社出图画书时非常讲究必须挑到最好的文本,一个绝对棒的故事,而且这个故事体现了人类高度的智慧。因为造价很高,所以必须选择好的本子,这些无意中给语文教材提供了非常好的语文文本资源。中小学语文教材的编写中,很多编写者极力推荐了一些童话书,老师们在后面使用新教材将会与一些童话书相遇。小学语文教材重要文本资源,这是我讲的第三个问题。

作为语文文本,儿童文学该如何解读

作为语文老师首先要明确一个意识,你解读的是文学作品,并非社会档案或者报告,这牵扯到语文教材的一个问题:人文性和语文性的高度统一。之前的语文教材人文性有所不足,新课标出台后,我们无论在语文教材的编写,还是在语文教学过程中,找到另外一个阶段,就是人文性,把一个文本作为一个人文的读本来解读。

语文老师解读文学作品,应该以欣赏一件艺术品的姿态出现并影响学生,成为一个有情趣的文学欣赏者。强烈的不可克制的人文欲望,压倒了我们对文学的影响,压倒了关于语文的动机,思想澎湃的人文课不知不觉取代了一堂语文课,文学呢?艺术呢?不见了,所以人文性与工具性的高度统一,也许是理性的回归。

解读儿童文学作品的时候不必关注其特殊性,儿童文学除了要考虑阅读对象的认知能力,自身并没有特有的东西,与一般文学的文学性并无不同,我们只当是文学,而不是儿童文学欣赏就可以了。

同一篇文学作品,作为文学课的解读和作为语文课的解读应当有所区别。前者可以从纯粹的艺术角度去解读,而后者解读应该自始至终带着语文意识,前者注重细节、人物塑造、情节安排,后者除了谈文学话题,还应谈论包括遣词造句、比喻等语文话题。其中语言文字是最重要的话题,它思考的是如何通过作品解读,使学生在懂得欣赏文学作品的同时,还要通过一系列隶属于语文范畴的话题,培养学生的语感、叙事能力、语言表达能力。语言产出,显然是语文课的重要目的。

儿童文学并非是语文教育的唯一选择

儿童是否应该阅读儿童文学?从逻辑上说,让儿童只阅读为他们创造的儿童文学是成立的,也是偏颇的。我们见到的民间语文读本,全是清一色的儿童文学。语文教材在选择文本的时候对儿童文学并不特别重视,我们在呼吁的同时,也要防止语文教育将儿童文学推至不适当的位置。阅读推广的时候我发现一个问题:中小学阅读只是儿童文学的阅读吗?广义的语文即教育课堂外的语文教育,所使用的文本基本是儿童文学,一个观点在家长的脑海中形成:儿童只应该读儿童文学。我做讲座时经常会碰到有人希望我给他们开一个儿童文学书目,我就直截了当告诉他们,儿童不可以只读儿童文学,而且儿童不可以只读文学。

儿童为什么一定要读儿童文学?我有一个极端的说法,曹雪芹时代有什么儿童文学供他阅读?可是曹雪芹的成长并没有因此受到影响,还给我们写了《红楼梦》。还有鲁迅,他倒是与儿童文学有关,可是别忘了他的童年时代确实没有我们现在所说的儿童文学。鲁迅不也成了伟大的思想家、文学家吗?不仅没有什么人格缺陷,还被誉为一个人格高尚的人。我知道这番言辞有点荒谬,曹雪芹和鲁迅那个时代没有儿童文学,如果他们童年享受了安徒生的童话,不比他们没有享受更好一些吗?也许,曹雪芹那个时候读到我的《草房子》,是不是写得会更好一些?开个玩笑。

▲《草房子》

现在各种形式的课外语文教学活动,基本上都只是清一色的儿童文学阅读教学。我以为这个格局是有缺陷的——至少显得太单调了一些。我们还有很多其他的教学方式,比如儿童哲学教育。什么时候可以在小学语文课堂、初中语文课堂上听到老师讲文学以外的哲学,伦理学或者其他门类的文本呢?

儿童文学作为小学语文教材要突出地位的合理性、合法性,但也须有个度,不宜无节制地加以推崇。它毕竟在审美、知识方面有它的局限性。孩子需要更为广阔的知识面,文学都不是唯一的,更何况还是文学中的一种,儿童文学呢?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,孩子需要长大,他不可能永远停留在童年,停留在所谓的童真、童趣之中,必须有超越童真、童趣力量的境界召唤他。

本文根据曹文轩老师在2017儿童母语教育论坛的演讲整理

曹文轩

著名作家、学者

2016年国际安徒生奖获奖者

统编语文教材主编之一

代表作《草房子》《青铜葵花》等

文章来源:点灯人教育微信公众号